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5 Reads)
由於江河溪流或懸崖山澗阻隔,人們要想很快到達對面,就必須在它們之間架設能夠迅速跨越的交通工具,這種交通工具我們一般就把它叫做橋。 橋橫在山之間,水之濱,形狀萬千。無論是石砌的,木架的,鐵搭的,舟浮的,大都能夠結合當地的地形地貌,體現一個地方的特色。而如果江面不寬,高山不險,那麼架設的橋肯定也是小巧玲瓏,格外別緻,我們一般稱之為小橋。 比起現代建造的許多跨江跨海大橋,小橋一般沒有宏偉的橋頭堡,也沒有高大的橋墩,甚至連古樸的欄杆也常常略去,簡約之中往往透出一股樸素之美。多少年來,就是這些毫不起眼的小橋,曾經跨越了多少危崖峭壁,急流險灘,茫茫歲月,給過往的路人帶來希望和信心,使他們踏上了光明的坦途。 我的家鄉文昌,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也有各式各樣的小橋架設在潺潺溪流之上,連接於兩岸人家之間,使我不用跨出遠門,也能夠近距離欣賞到小橋流水的別樣韻味。《詩經·大明篇》中就有“親迎於渭,造舟為梁”的記載,史記中也曾多次提及春秋戰國期間,當時的人們在江河湖泊之間建造橋樑,以適應當時的戰事和農耕的需要。和許多後來新建的大橋相比,古代的能工巧匠們建造的橋樑一般不大,也不長,確實可以稱得上是名副其實的小橋,不過與現在許多氣勢恢宏的現代化橋樑相比,它們倒顯得大名赫赫,令人耳目能詳。如比較著名的就有西安的霸橋,北京的盧溝橋,蘇州的楓橋,河北的趙州橋,他們大多屬於不起眼的小橋,但千百年來卻一直聲名顯赫,歷經唐詩宋詞元曲的傳頌或歷史上的大變故而揚名百世。 自古以來,小橋往往是古代文人墨客相聚或送別的最佳場所。我們曾經在唐代詩人李白的《贈汪倫》一詩中領會到詩人在橋邊與友人依依惜別的情景:“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這似海的朋友深情,不僅讓橋下的流水為之動容,以至於千年之後依然令我們仰慕不已。小橋,自建有以來就曾經演繹了幾多淒切曲折的人生故事,它往往是一個地方一道獨特的風景線。但在很多人看來,那些隱藏於千轉百回的溪流之上,或是掩映在樹影婆娑之間的小橋確實是太不起眼了,那古老斑駁的欄杆,風雨侵蝕的石頭,寬寬窄窄的橋面,在溪流上或者懸崖之間傲然兀立,顯得孤獨而清幽。但就是這些小小的、不起眼的小橋,千百年來,卻不知有多少斷腸人佇立橋頭,無語哽咽,望盡天涯路。 通過閱讀文學作品我們得知,千百年來,小橋作為一個特別的載體,承載著人們無盡的離愁。那些來自天南地北的商旅行客,文人賢士,為了生存或出人頭地,他們常常在雞啼聲中背井離鄉告別親友,踏著冷月寒霜匆匆趕路,跋涉於險山惡水,跨越一座又一座的無名小橋,一步一步地向目的地進發。“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寒樹鳥初動,霜橋人未行”,小橋作為人們的交通工具,在這裡也成為一種傾訴鄉愁離別的對象。而最為著名的是元代戲曲家馬致遠的《天淨沙·秋思》小令,更是道盡了那些浪跡天涯的遊子的淒苦情懷。幾根枯籐纏繞著幾顆凋零了黃葉的禿樹,在秋風蕭蕭中瑟瑟地顫抖,天空中點點寒鴉,聲聲哀鳴……寫出了一片蕭颯悲涼的秋景,營造出一種淒清衰頹的氛圍,烘托出作者內心的悲慼。我們可以想像,昏鴉尚能有老樹可歸,而遊子卻漂泊無著,有家難歸,其間該是何等的悲苦與無奈!接下來,眼前呈現一座小橋,潺潺的流水,還有依稀可見裊裊炊煙的農家小院,這種有人家安居其間的田園小景是那樣幽靜而甜蜜,安逸而閒致。這一切,不能不令浪跡天涯的遊子想起自己家鄉的小橋、流水和親人。 就這樣,千百年來,這些看似普普通通的小橋成了各樣人們抒發情懷的象徵,成為一首千古不朽的詩篇。這裡,除了小橋本身古樸、空靈的氣質,還因為小橋總是與流水舟楫、漁歌號子,以及河流兩岸的農舍、綠樹、田野緊緊相聯,襯托出一幅古老質樸、寧靜閒適的田園風光。不用查證也可以知道,幾千年來,有多少騷客文人乘坐江南的烏篷船悠然行駛在江南水鄉的河面上,他們或遊山,或玩水,或聚友,或品茗,我想更多的是為了觀賞兩岸各式各樣的小橋。據傳,清朝乾隆皇帝下江南之後,對江南的許多造型獨特的橋樑十分著迷,為了既能欣賞到江南的橋樑之美,又能使自己免受奔波之苦,他便把江南許多著名的橋樑都搬到北京的皇家園林裡面進行仿造,由此可見設計精美、造型奇巧的橋樑的巨大魅力,這也是愛橋之人所能達到的最高境界了。至於那些達官顯貴在官場失寵,或風流才子在情場失意之後,一座原本並不起眼的小橋,不僅可以慰藉他們飽經風霜的心靈,又成為他們抒懷寫意的最佳對象,甚至成為他們療治心理傷痕的絕佳去處。 眾所周知,聖人孔子曾經發過一聲:“逝者如斯夫,不捨晝夜!”的長歎,但是不知你們想過沒有,到底是什麼能讓這位中國幾千年來最偉大的儒家思想的創始人發出如此的感慨呢?我猜測當時他是在周遊列國傳播儒家思想的途中,率領眾弟子偶經一座橋樑之時,面對著橋下滔滔奔流的河水,不由得感慨人生苦短,光陰易逝而發出這樣的人生感言。最為經典的還有唐代詩人張繼的《楓橋夜泊》。一個秋天的夜晚,一艘遠道而來的客船停泊在蘇州城外的楓橋邊,明月已經落下,幾聲烏鴉的啼叫,滿天的寒霜,江邊的楓樹,點點的漁火,這清冷的水鄉秋夜,陪伴著舟中的遊子,讓他感到是多麼淒涼。全詩只有短短的四句,卻寫出了詩人所見、所聞、所感,並繪出了一幅淒清的秋夜羈旅圖。特別是那寒山寺的夜半鐘聲,不但襯托出夜的寧靜,更重重地撞擊著詩人那顆孤寂的心靈,讓人感到時空的永恆和寂寞,產生出有關人生和歷史的無邊遐想。從這裡可以看出,一坐平時並不起眼的小橋,竟然讓詩人觸景生情,發出了這麼大的感慨。而當代詩人卞之琳的《斷章》這首詩當中,橋也作為一個特殊的意象出現:“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人在樓上看你/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你裝飾了別人的夢”。這首詩雖然寫的是“看風景”,但筆墨並沒有揮灑在對風景的描繪上,而是不經意地露出橋、樓和觀景人,它把畫面的重心落在了看風景的橋上人和樓上人的身上,就像淡淡的水墨畫把那若隱若現的虛化的背景留給人們去想像。 我的家鄉文昌河上的多座小橋,據說大多為海外華僑投資建造。因為戰亂和謀生不易等原因,解放前,文昌的許多沿海居民都選擇了飄洋過海,到外地打拼,相信很多人當時就是從文昌河順流而下,揚帆出海的。我認為,當時文昌河上肯定是沒有橋樑的,他們從當時的簡易碼頭匆匆登船,到異地謀生之後,肯定對當地的橋樑產生了極大的興趣,也肯定為家鄉沒有一座像樣的橋樑而耿耿於懷。於是,多年之後,當他們有了一定的積蓄,就萌生了回家鄉建造橋樑,造福桑梓的念頭,於是才有了今天文昌河上的各式小橋。我曾經無數次從這些小橋上走過,以前是沒有什麼感覺的,但是最近幾年,隨著城市建設步伐的進一步加快,文昌河上又多出了幾座小橋,有些是新建的,有些是在原來的基礎上改造加固的。家鄉的小橋日益增多,一方面說明了城市建設面積的不斷增大,另一方面也為那些經常出門的人們提供了方便,這是一件好事。但是令我感到惋惜的是,許多老橋隨著改造,一些珍貴的歷史符號也隨之消失,這不僅成了我心中的一大憾事,也成了我心裡一個無法消解的心結。 千百年來,人世間有著太多的坎坷不平,唯有質樸的小橋始終屹立在溪流天塹之上,成為一道道鐫刻歷史的獨特風景線。這些散落在廣袤大地上的眾多小橋,不但繁榮了一方經濟,還支撐起人們勇往直前的堅定信念,同時也引渡一段段平凡或精彩的人生。因此,每次看見橋樑,我就會想起橋樑的歷史,人類的歷史,因為有了人類的活動才有了橋樑,有了橋樑人類才不斷向遠方遷徙和繁衍,然後再建造新的橋樑,它們是一幅互相依存、割裂不掉的歷史畫面。 所以,每當看到家鄉的小橋,都讓我倍感親切,不管它們的建成歷史長短,也不管他們的建築風格如何,為了在橋上看看兩岸的風景,看看家鄉近幾年來發生的巨大變化,我都不由自主的產生跨上去的念頭。 如果有時間,到橋上去看一看,或走一走,總是好的。

| 4 April, 2013 | 一般 | (5 Reads)
偶爾轉換頻道,看到一部關於狼的紀錄片。 一對美國的野生動物學家夫婦長年駐紮在深山森林裡與狼為伴——餵養、放生、研究、做伴、親密、、、與這樣一種奇特的生物相依相伴。一匹成年的狼身高能高於蹲下來的成年人類,很健碩,毛皮光亮,威風凜凜。這部紀錄片詳細記錄了這群野外狼族的家庭生活:它們等級森嚴的家族制度;它們狩獵時的聰敏與團結;它們玩耍時的肆無忌憚、、更溫情的是它們終身的一夫一妻制,甚至比人類對所謂的“愛情”更加忠貞。對家庭的付出,對幼仔的關愛,以及其它家族成員的無私奉獻、、這些在人類社會中被視為美好的品德卻是一直被人類所誤解的狼族傳統。看來,人真該好好反思一下自以為是的狹隘了。 最讓我感動的是,這些狼與動物學家的友愛。他們可以擁抱它們,撫摸、親吻,就像老朋友一般。狼族的首領平時總是那麼威嚴,而此時也溫馴地躺在他的懷裡,並且舉起碩大的前爪表示友好。在晴空、雪山、森林的環抱中,這樣一副畫面何其令人感動! 此刻,我甚至有一個奇特的念頭一閃而過:如果我懂得動物的語言該多好啊!從小便喜歡動物,記得夏日炎炎的午後徒步去姑姑家,只為坐在豬圈邊看看那隻大肥豬,能看一個下午,也不怕臭味刺鼻。我那麼喜愛這些可愛的生靈,喜歡餵食它們,喜歡捕捉它們的眼神,喜歡欣賞它們美妙的身姿,很想伸手去撫摸它們。從來沒看低過任何一個有生命的生物,包括植物;從來都覺得它們有自己的個性、語言與不比人類低的智慧。窗前偶爾路過的野貓,天空晚歸的飛鳥在視線中短暫地停留都會令我欣喜。 在腦海久遠的記憶中總有這樣一幅油畫:一個美麗的長裙少女,周圍圍繞她的是各種各樣的飛禽走獸。小時候見了看了好久,覺得心懷平靜,靈魂飛翔,一切如此靜美。

| 14 July, 2012 | 一般 | (3 Reads)
知法又犯法,   出家又戴枷。   兩塊無情板,   夾個大西瓜。

| 7 July, 2012 | 一般 | (4 Reads)
偶爾轉換頻道,看到一部關於狼的紀錄片。 一對美國的野生動物學家夫婦長年駐紮在深山森林裡與狼為伴——餵養、放生、研究、做伴、親密、、、與這樣一種奇特的生物相依相伴。一匹成年的狼身高能高於蹲下來的成年人類,很健碩,毛皮光亮,威風凜凜。這部紀錄片詳細記錄了這群野外狼族的家庭生活:它們等級森嚴的家族制度;它們狩獵時的聰敏與團結;它們玩耍時的肆無忌憚、、更溫情的是它們終身的一夫一妻制,甚至比人類對所謂的“愛情”更加忠貞。對家庭的付出,對幼仔的關愛,以及其它家族成員的無私奉獻、、這些在人類社會中被視為美好的品德卻是一直被人類所誤解的狼族傳統。看來,人真該好好反思一下自以為是的狹隘了。 最讓我感動的是,這些狼與動物學家的友愛。他們可以擁抱它們,撫摸、親吻,就像老朋友一般。狼族的首領平時總是那麼威嚴,而此時也溫馴地躺在他的懷裡,並且舉起碩大的前爪表示友好。在晴空、雪山、森林的環抱中,這樣一副畫面何其令人感動! 此刻,我甚至有一個奇特的念頭一閃而過:如果我懂得動物的語言該多好啊!從小便喜歡動物,記得夏日炎炎的午後徒步去姑姑家,只為坐在豬圈邊看看那隻大肥豬,能看一個下午,也不怕臭味刺鼻。我那麼喜愛這些可愛的生靈,喜歡餵食它們,喜歡捕捉它們的眼神,喜歡欣賞它們美妙的身姿,很想伸手去撫摸它們。從來沒看低過任何一個有生命的生物,包括植物;從來都覺得它們有自己的個性、語言與不比人類低的智慧。窗前偶爾路過的野貓,天空晚歸的飛鳥在視線中短暫地停留都會令我欣喜。 在腦海久遠的記憶中總有這樣一幅油畫:一個美麗的長裙少女,周圍圍繞她的是各種各樣的飛禽走獸。小時候見了看了好久,覺得心懷平靜,靈魂飛翔,一切如此靜美。

| 30 June, 2012 | 一般 | (7 Reads)
晚上參加表姐女兒的升學喜宴,竟然遇到了幾年未見的鄉下長輩——三叔和三嬸,那一刻,三嬸拉著我的手,我們竟哽咽無語。她連說的只有一句話“越來越像了“。我知道,那是他們在心靈深處對我最親的人永恆的記憶。我在他們眼中也仍然是咿呀學語蹣跚學步的牽著爸爸的手經常進出他們家的小嬰孩。 三叔三嬸其實不是我的包親,是堂親,但他們待我一直都不錯。三嬸的旁邊站著一個小女孩,大概七八歲,是個很漂亮的小女孩,她說,這就是進的女兒,那一刻她的眼圈又紅了。三嬸的小孫女我第一次見她時,還是襁褓中的嬰兒,現如今,竟然也上小學了,真是時光如梭呀。三嬸拉過她的小孫女說:“這是你姑姑,是我們家最親的唯一的姑姑,和你一樣是個苦命的孩子``````”說著說著眼圈就紅了,我知道,她又想起了進。 三嬸有三個兒子,進是她的二兒子,當兵退伍後,在廣東一家工廠打工,也是一個小負責人,一天上夜班,負責鍋爐的一個小職工因家裡有事向他請假,他是一個心地善良的孩子,想都沒想就答應了,沒想到那晚鍋爐竟然爆炸,年輕的生命頃刻間就這樣消失了,那時他的女兒才一歲多,當骨灰拉回家的時候,三嬸竟然哭暈過去,她無法承受白髮送黑髮的痛苦,也無法承受年幼的小孫女失去父親的痛苦。那年年底回去的時候,她憔悴了很多,看到我仍然是淚眼漣漣。她的媳婦一是因為還年輕,二是因為二老思兒心痛,就將進唯一的女兒留下陪在爺爺奶奶身邊,我真不敢想像這些年天天看著眼前的孫女她是怎麼過活的。現如今孫女已經長大了,這也是他們唯一感到欣慰的吧。 我不敢直視三嬸看我時的心痛的眼光,也不想去提及令人心痛的往事,我拉起小侄女的手說:沒什麼,一切都會好的,你看姑姑我現在不是很好嗎”。是呀,一切都會過去,沒有過不去的坎兒。雖然她和我一樣,從記事起記憶裡只有爺爺和奶奶,但她要比我幸運的多,至少她的童年是快樂的,有疼她愛她的爺爺奶奶,而我卻過早地經歷了生活的磨厲,過早地擔起了成人才擔起的生活的擔子,但我還是心存感激地懵懂地過完了我的童年,現如今,我不是和別人一樣有自己幸福的生活嗎?我相信,她一定會比我生活的更好、更幸福,因為她的童年是被愛包圍著的。 人生不可避免地會遇上坎坷,只要有決心走出低谷並回首檢尋自己走過的腳印,風雨過後總會閃現彩虹。有人說:空白的人生才沒有坎坷,沒有坎坷的人生就像沒有蠟燭的燈籠,缺乏亮麗輝煌,一個人不經歷過失敗永遠都不會成功。我相信,只要有信心,沒有過不去的坎,樂觀對待一切,生活還是美好的。 在人生坎坷的路上,我們要學會感激,感激生育我的人,因為他們使我體驗生命;感激幫助我的人,因為他們使我度過難關;感激關懷我的人,因為他們給我溫暖;感激鼓勵我的人,因為他們給我力量;感激藐視我的人,因為他覺醒了我的自尊;感激遠離我的人,因為他教會了我該獨立。感激我周圍的每一個人!

| 7 June, 2012 | 一般 | (4 Reads)
他在愛上她以前,因為斐然的文采和出色的外語主持天分,算得上學院裡一個風雲級的人物。不知有多少女孩子,偷偷地暗戀著他,有的將情書放在教室的窗台上,也有大膽的女孩,在路上攔截他,紅著臉問他能否一起去看場電影。但他當時情竇未開,沒有喜歡的女孩,所以對於這樣熱烈的追求,他幾乎毫無感覺,只一心專注於學業。但這樣的淡然,反而惹來更多女孩子的愛慕。女孩子們皆說,他越是堅持自我,高傲行走,他在她們心裡的影像,便越是印記深刻,且特立獨行。 而她,便這樣在他的視線裡,從一群女孩子中脫穎而出。他記得見到她的時候,他正要上台報下一個要出場的節目。在後台的幕布旁,他不小心撞到了她。他急急地說抱歉,她卻莞爾一笑,柔聲道:“沒關係。”他只是匆匆地一瞥,便再也無法將她清澈純美的笑容從心底除去。 這樣深的印記,讓他的那次主持,因為走神而糟糕至極。他常常說著說著,便忘了台詞,有時明明看著手中的提示,還是給念錯了。一整場晚會,他的口誤竟達十幾次之多。等他走下台時,甚至有學生當面指責他,說他為學院丟了顏面。 他當然是不在乎。事實上,他在晚會一結束,便去找了她。他約她去看通宵電影,並因此在第二天被查夜的老師毫不留情地在曝光台上記下一筆。 熱戀中的他,與昔日桀驁不遜的自己迥然不同。他的個性,漸趨溫和,早晨習慣跑步的他,將路線改成了他與她宿舍之間幾百米的短途。他總是第一個從床上跳起來,跑去食堂買來早點,而後在她宿舍樓下等她慢騰騰起床。他會為了她的一句話,整晚上不眠不休,輾轉反側。而在往常,他都是利用睡覺前的一個小時,寫上一兩千字的文章投給報社。他還時常地逃課,只為轉遍大街小巷,為她買無意中提及的一款衣服。常常,當她發來短信說喜歡他的禮物的時候,他正在教室裡,因為沒有回答出一個問題,而被看好他的老師批得一無是處。 他與她談戀愛的第一年,他的一門外語考試沒有及格,最後他交了補考費,又突擊了十幾天,才勉強補考通過。 他們相愛的第二年暑假,他帶她四處遊山玩水,花光了身上的錢,途中冒險逃票坐上火車,但還是沒有逃得過車警的火眼金睛,將他好一通訓斥。 他們相愛的第三年春天,昔日真誠勸說他堅持寫作的編輯,漸漸與他失去聯繫,最後連他自己都幾乎想不起,最初曾因為文筆而被許多的女孩子們仰慕過。 大學即將畢業的那一年,他一心想著可以帶她去自己家鄉所在的城市找一份安穩的工作,再結婚生子,給愛情畫一個圓滿的句號。但糟糕的事卻接踵而至:先是他被告知,因為有三門功課沒有及格,他將無法拿到學位證書。然後便是他父母聯繫好的那家單位,因為某種利益上的原因,找了理由又將他推掉。而女孩子的父母,則下了指示,如果不留在大城市,他們的愛情免談。 他們就在這時,開始了無休無止的爭吵。這樣的爭吵,每一次,都以他的妥協結束。他以為自己對她的遷就,會讓她在畢業前的動盪時光裡,一如既往地珍惜這份愛。可是他卻發現,這樣一次次屈服的結果,是他離她的距離,愈來愈遠。直至最後,她對他說,我們還是分手吧。 他起初幾乎是憤怒,想到自己最美好的四年,為了這份愛情,耽擱了學業,荒廢了文字,疏遠了主持,又弄丟了學位,連向來驕傲的個性,都蕩然無存,而這樣的付出,卻是沒有換來一張愛情的畢業證書。 後來有一天,他遇到昔日一個曾經當街約他去看電影的女孩,他當即叫出了女孩的名字,而女孩卻是看了他足足有十分鐘,才小心翼翼地說:“很抱歉,你與四年前我所認識的你,變化太大。” 他追問變在何處,女孩微紅著臉,猶豫了許久,才道:“那時你獨特的個性,不知吸引了多少女孩,可是現在,你走在人群之中,我卻很難一眼就認出你,你的鶴立雞群的光芒,不知為何,消失得如此徹底。難道你不知道,那時你的女朋友,是費盡了心機,才製造了一次讓你注意到她的機會?” 他終於明白,他是最先丟掉了自己,才繼而丟掉了愛情。愛的必修課,原來還包括如何始終如一地保持自我的光芒。

| 2 May, 2012 | 一般 | (4 Reads)
一場秋雨過後,天高雲淡,氣溫驟然轉涼。看遠山,夏日的碧綠已褪為紅黃灰褐相間的顏色。秋風中,落英繽紛,此時,大地正是收穫的季節,高粱挺直腰桿晃著漲紅的長臉,谷子列隊躬身正向大地叩首;老玉米懷抱著襁褓中的多胞胎只待主人用車載運回家…… 而山坡下的那一幢幢大棚,倒分不出個春夏秋冬來。一反常態,雖說是秋天,可裡面種植的四季作物似乎都被人們調整得樣樣皆宜。任你瓜果糧蔬反覆間套,翻來覆去不休不眠,結果總是播種下希望即有收成。現代的農民朋友在保護地裡可以做菜農、果農、漁民、牧民,耕作隨意。只要你懂科學會侍弄,不坑人不違法,不摻雜使假,合法賺錢就可以放手去經營。 秋雨將頭上的天洗涮得瓦藍瓦藍,空氣也清新了許多。儘管大街上行人少了,可再看那形形色色的車可比以前多多了,來往穿梭像潮水般在大街小巷疾行,就像在搶著什麼—— 文章來源:「科技紫微」星座主題館 |Electionline campaign blog | Holovaty.com |心血管醫生的BLOG | 南方的女子,北方的漢子 |琪妙人生的部落格 | Sirgie彩妝日記 |雲錦成國際金融家俱樂部 | SOHO小報的BLOG |徐友漁的BLOG |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一場秋雨過後,天高雲淡,氣溫驟然轉涼。看遠山,夏日的碧綠已褪為紅黃灰褐相間的顏色。秋風中,落英繽紛,此時,大地正是收穫的季節,高粱挺直腰桿晃著漲紅的長臉,谷子列隊躬身正向大地叩首;老玉米懷抱著襁褓中的多胞胎只待主人用車載運回家…… 而山坡下的那一幢幢大棚,倒分不出個春夏秋冬來。一反常態,雖說是秋天,可裡面種植的四季作物似乎都被人們調整得樣樣皆宜。任你瓜果糧蔬反覆間套,翻來覆去不休不眠,結果總是播種下希望即有收成。現代的農民朋友在保護地裡可以做菜農、果農、漁民、牧民,耕作隨意。只要你懂科學會侍弄,不坑人不違法,不摻雜使假,合法賺錢就可以放手去經營。 秋雨將頭上的天洗涮得瓦藍瓦藍,空氣也清新了許多。儘管大街上行人少了,可再看那形形色色的車可比以前多多了,來往穿梭像潮水般在大街小巷疾行,就像在搶著什麼—— 文章來源:天倫不孕不育醫院幫助您! |傻了吧我會飛的BLOG | 微笑著遇見 微笑著說再見 |侯會的BLOG | 想流浪的狗狗的BLOG |浮光掠影 | 愛情小王子談星座 |谷春霞的BLOG | 北歐紅嘴白頭鷗棲息地 |大正得正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6 Reads)
記憶裡的天空是一眼望不到邊際的淡藍。 在懵懂的時候,我喜歡獨自一人坐在台階上,靜靜仰望著淡淡的天空,看著太陽東昇西落,身影漸長漸短。那時的我是一個孤獨的孩子,有許多的心事不曾向別人訴說,在歡笑與痛苦中,我總是一個人安靜的保持著緘默。於是,我學會了向天空訴說我的心事,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尤其是我一個人,我喜歡站在蒼茫的月下,低聲訴說著我的夢想。 我的夢想很平凡,也不偉大。我希望,人若真有來世,自己可以變一隻鷹在天空自由的翱翔,忘記所有的不快,忘記那些曾經的悲傷,讓翅膀捲起風暴,與颶風一起舞蹈。那些日子,我常常夢見自己浮在廣闊的天空中,默默注視著我身下那片喧鬧的世界,市井興衰,滄海桑田,一別經年…… 夢想其實總是很遙遠的,在那段看不見遙遠的往昔,數不清夢中的多少次回憶,我一次又一次的面對著深邃的天空默默的發呆,總想用自己空洞的雙眼去找出天空對我的希冀。那時的天空很藍很藍,藍的不留絲毫的痕跡,當我站在寂靜的院子踮起弱弱的腳尖,仰起頭望著天空的時候,迎來的卻是它的幾滴冰冷的眼淚。我知道,這是它憐憫我的淚滴,因為淚滴上還保留了它溫暖的溫度。 我想,天空是愛我的吧,因為我們同樣的孤寂,在遙遙天地間,唯有天空與我在作陪,我們即相知,又相守;是它看清了我孤獨的性格,在我一個人不知所措的時候它總能安靜的讓我注視著,瞭望著,讓我認為我是它手心裡的那只鷹,用它的愛的空氣包容著我,讓我遠離那些狂風驟雨。 這就是我的童年,就像一首獨奏曲,沒有太多的和鉉,也沒有父母的陪伴,那些飄忽的記憶也只剩下那片寧靜的天空。 後來,我長大了,不再遙望那片屬於我的天空。我漸漸迷失在生活中,不再有夢。在時間的無涯上,我變成了一個孱弱的行者,蹣跚在一個又一個數不清的路口中,身影漸漸消失在時間的洪流中。於是,我不再有痛苦,不再有悲傷,不覺得孤單,也不想再去遙望。我以為,我自己變得堅強,可以在殘酷的現實中變得絕望。 但是,我還是錯了,錯的很堅決。當東瀛的天空升起那些細細的核塵埃的時候,人們充滿了對天空的恐懼;不會再有人登上巔峰對著天空吶喊了,也不會有人在天空下悄悄的許下願望了。此時的天空應該是孤寂的,多像童年的我,一個人料峭在天地間卻不知該向誰訴說。 今天天空飄起了小雨,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應該是天空的淚滴,我久久站在窗台向窗外眺望,我又想起了童年的那段夢想。我重新抬起頭注視著陌生又熟悉的天空,我苦苦的笑了,笑的那樣的無奈。在沉靜間彷彿過了幾個世事輪迴,燈火琉璃,風起風息,悄然間我發現有液體從臉上淌下,用手輕輕抹下,我終於知道,童年的我站在院子裡飄過的不是天空淚,而是我憐愛天空的淚滴。 如今,記憶裡又如海市蜃樓般飄出了寧靜的天空,靜靜的懸在我的頭上,只要以後遙遠的征途上再有悲傷,望望它我就會想起童年的我,和那些童年希翼的夢想。於是我不再麻木,默默擦乾淚水,繼續頭也不抬的去流浪。 忘不掉那片寧靜的天空。 文章來源:陳力丹的BLOG |Bill's Content | 邢渲通靈的BLOG |辛泊平的菜園子 | 黃志達 |舒晉瑜的BLOG | leisure space |己心嫵媚,則世間嫵媚 | Who's Annoying Me Today |劉星雲旅遊攝影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9 Reads)
滑翔傘是一項不需要許多體力付出的體育運動。它是自由飛行器,通常從高山斜坡起飛,也可以通過牽引方式起飛。整個過程均需要掌握正確的操作。   起飛   滑翔傘的起飛需要長度為10米,坡度為15度左右的向風面山坡。起飛須正對風向,飛行員控制傘翼充氣到頭頂後即開始加速起飛。通常當傘翼的空速達到6米/秒左右時會將人帶離地面,對於有經驗的飛行員來說起飛會在3步之內完成。   轉向   滑翔傘可以自由轉向。滑翔傘擁有剎車組傘繩,剎車組連接在傘翼的尾端,飛行時左右手各持相應一側的剎車手柄。當拉下一側剎車手柄後,該側尾段被拉下,阻力增大,傘翼會向該方向旋轉,從而達到轉彎的目的。   爬升   滑翔傘自身沒有動力,必須依靠外力進行爬升。在晴朗的天氣裡,飛行員通過控制飛行方向進入熱氣流可以爬升到當天積雲的高度,通常為2000米~4000米的露點高度。或者在風力較強的天氣下依靠山形造成的動力氣流徘徊在陡坡峭壁,通常依靠動力氣流得到高度有限,基本相當於山的高度。   下降   如無外力影響,通滑翔傘會以每秒1米至1.5米的速度下降。   緊急下降手段   單鞭(Bigears):   用兩手抓住A組最外側的傘繩然後拉下,以減少有效翼面面積,從而達到增大下沉率的效果。需要注意的是進行此操作以後無法使用剎車線(Brake Code), 旋回必須完全靠重心移動來完成。同時,這項操作有可能會引起滑翔傘失速,單鞭操作和加速器的並用會減輕失速的危險。結束此項操作時,先解除加速器操作, 然後再開放拉著的A組最外側的傘繩。(註:有一部分早期的滑翔傘是用A組的最外側兩根傘繩進行此操作。)   B組失速 (B Stall):   雙手抓住B組,同時用力拉到胸前使傘面變形並造成失速,這樣可以獲得較大的下沉率(大約5到7m/s)。這種失速狀態與完全失速(Full Stall)不同,是 可以被控制的。結束此項操作時,將拉著的B組完全開放即可。但需要注意的是滑翔傘並不會立即開始滑翔,因此過早的剎車線操作將會導致滑翔傘完全失速。   螺旋下降(Spiral Dive):   下沉率大於14m/s。進行此項操作的飛行員需要有高度的技術,同時此項操作伴有飛行員黑視(Black Out)的危險性。   著陸   與飛機跳傘的衝擊著陸不同,滑翔傘著陸要輕柔得多。著陸前滑翔傘須正對風向減小對地速度,在距離地面數米處通過雙側施加較大幅度的剎車可以實現接近零速度零下落的雀降。

Next